贝索斯创造历史,何时能送百万人上太空工作

2021-07-21 07:38 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7月21日消息,美国当地时间周二,亚马逊创始人、世界首富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搭乘旗下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开发的火箭和太空舱系统,进行了11分钟的超音速之旅,前往太空并安全返回。这次飞行标志着蓝色起源新谢泼德号亚轨道飞船完成了首次载人飞行任务,该公司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里用其飞船送更多付费乘客进入太空。

精彩弹幕,尽在客户端

贝索斯首飞成功后,欧美主流媒体纷纷对此发表热评:

路透社:有助于开启太空旅游新纪元

9天前,英国亿万富翁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搭乘旗下太空旅游公司维珍银河的飞船进行了首次亚轨道飞行。周二,贝索斯也前往太空并安全返回,这些历史性的亚轨道飞行有助于开启太空旅游的新纪元。这两次飞行给新兴商业太空旅游行业带来了信心,并注入了新的热情。瑞银(UBS)估计,未来十年,该行业每年的市场价值将达到30亿美元。

贝索斯于2000年创立了蓝色起源,他称首次载人太空飞行取得成功,意味着朝开发可重复使用飞行器迈出了一小步。蓝色起源计划今年再进行两次新谢泼德号飞船载人飞行,尽管该公司尚未确定此后的飞行计划,但其船票销售额正接近1亿美元,显然需求非常高。

与此同时,这次发射代表着开发太空旅游服务的竞争将更加激烈。在这场“亿万富翁太空竞赛”中,布兰森首先穿越了地球大气层,乘坐其火箭动力、飞行员驾驶的飞行器到达了53英里(86公里)的高度。贝索斯飞得更高,专家称这是世界上首次全部由普通人执行的无人驾驶太空飞行。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也计划在9月份利用载人龙飞船将四名普通人送入轨道。

华尔街日报:蓝色起源有更大太空目标

精彩弹幕,尽在客户端

贝索斯希望,只需10分钟左右的太空飞行就能开启人类太空旅行的广阔新纪元。在贝索斯看来,蓝色起源早在几年前就应该推出太空旅游服务。但是,通过将四名乘客运送到超过100公里的太空并安全将他们带回地球,蓝色起源展示了其始终在开发的工程和火箭技术。

众所周知,太空飞行存在巨大风险,各公司设计的载人太空飞行器的测试次数远不及商用飞机。但在周二之前,完全自动驾驶的新谢泼德号飞船已经连续完成了15次飞行。该公司聘请员工开发火箭、发动机和太空舱,目前在佛罗里达州、加州和其他地点的设施中雇用了3500多名员工。

蓝色起源正寻求在一个吸引了新投资者关注的太空市场获得关注,数亿美元资金正投入到太空初创企业和上市公司。长期以来,太空飞行始终由政府机构主导。然而,更多的私人公司正努力进入该领域,许多分析师认为,随着技术的进步,该行业在未来几十年可能会迅速增长。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估计,到2040年,与太空相关的收入可能会增加两倍,达到1万亿美元以上。

蓝色起源的目标不仅仅是提供太空旅游服务,该公司还有一系列更广泛的商业目标,包括赢得NASA和其他政府机构的合同。去年,蓝色起源参加了为NASA重返月球计划开发载人月球着陆器的竞标,该计划寻求最快在2024年让美国宇航员重返月球。但NASA选择SpaceX,蓝色起源对合同决定提出了抗议。

蓝色起源多年来一直在研究名为新格伦号的火箭,旨在将有效载荷送入轨道。该公司还在为波音和洛克希德马丁的合资企业联合发射联盟公司(ULA)制造新的发动机,以取代目前使用的俄罗斯发动机。贝索斯表示,周二的发射将有助于蓝色起源让太空旅行变得更像商业航空飞行。

彭博社:太空探索将惠及所有人

贝索斯旗下太空公司蓝色起源试图通过可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降低太空旅行的成本。当然,“更便宜”只是相对而言的概念,不久的将来,太空旅游很可能成为超级富豪体验失重感觉的游乐场。但从太空旅游中获得的知识将逐渐使之大众化,NASA发布报告称,商业发射系统的发展已经使到达近地轨道的成本降低了20倍。

越容易进入太空,就越容易从事有利可图和创新的太空活动。在过去的十年里,太空商业的投资呈爆炸式增长。经济学家马修·温齐尔(Matthew Weinzierl)的研究表明,对初创太空公司的投资从2001年到2008年的每年不到5亿美元,上升到2015年和2016年的每年约25亿美元。太空分析公司BryceTech报告称,2019年,太空公司融资57亿美元,高于2018年的35亿美元。这一趋势还将继续下去。

这些初创公司正在从事一系列活动,包括太空旅行(比如蓝色起源),同时提供更有用、更高质量的地球图像,建立发射和卫星通信能力,改善供应链,在太空中创建安全设施,开发小行星采矿和殖民月球和火星的能力等。这些风险投资的资金通常来自非常富有的个人,比如贝索斯、马斯克以及布兰森等,他们有足够的钱来支付进入这个市场所需的高昂成本。即使在太空商业上的投资失败,他们也有能力承担损失巨额资金的风险。

太空商业的好处——新的药物、更便宜的制成品、世界偏远地区更快的互联网、新的农业方法,将需要时间才能惠及所有人。但最终肯定会让更多人受益。贝索斯通过创建改变了美国零售行业的亚马逊而发家致富。他的远见卓识、努力工作以及一路走来所承担的风险都给他带来丰厚的回报。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他的净资产为2040亿美元,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但证据表明,社会的其他阶层比贝索斯本人受益更多。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William Nordhaus)表示,在新技术创新给社会带来的总收益中,只有“极小的一部分”归创新者所有。技术变革带来的绝大多数好处都流向了消费者。诺德豪斯估计,企业家自己获得的创新收益只占2%左右。以此看来,贝索斯为社会创造了超过9万亿美元的价值。

CNBC:贝索斯公开展示亚马逊之外雄心

精彩弹幕,尽在客户端

除了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个人净资产外,现年57岁的贝索斯也创造了历史,他是唯一一位乘坐旗下公司所开发飞船进行首次载人太空飞行的创始人。虽然SpaceX和维珍银河之前都曾发射过宇航员,但贝索斯是首位参与自家公司研发飞船首次载人飞行的亿万富豪。

贝索斯本月早些时候辞去亚马逊首席执行官一职后,刚刚获得了新头衔——宇航员。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太空飞行是贝索斯在亚马逊之外最公开地展示自己雄心壮志的行为。随着将亚马逊打造成世界上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之一,并从2017年开始使他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后,贝索斯始终在幕后追逐他童年时的太空旅行梦想。

贝索斯曾说过:“如果我们要继续延续繁荣的文明,人类就必须前往太空。作为一个物种,我们已经变得庞大,而这个星球相对较小。我们在气候变化、污染和重工业等方面都看到了这种迹象。我们正在摧毁这个星球,我们现在必须保护好它。我们已经向太阳系的每一颗行星发送了机器人探测器。”

随着亿万富翁的太空竞赛开始升温,布兰森、马斯克也在争先恐后地进入太空,并在争夺NASA载人月球登陆器的开发合同。然而,登月只是贝索斯愿景的开始。他预测,太空中可以自由漂浮的殖民地能够养活1万亿人。虽然人类进入太空殖民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但贝索斯周二完成了蓝色起源的重要里程碑之一,完成了首次载人太空飞行。在从运营亚马逊的日常职责中解脱出来后,贝索斯现在可以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蓝色起源上。

华盛顿邮报:亿万富翁支持的太空探索

布兰森与贝索斯连续进行亚轨道太空飞行,使得太空探索再现复兴迹象,但这场运动不是由国家推动的,而是由亿万富翁支持的、蓬勃发展的商业太空产业推动的。

上个月,贝索斯宣布将搭乘蓝色起源公司飞船前往太空。对于那些对贝索斯太空激情所知甚少的人来说,此举出人意料。但他称蓝色起源是“我正在做的最重要工作”。现在,贝索斯已经辞去亚马逊首席执行官一职,许多太空行业人士预计他会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太空事业上。尽管贝索斯有着勃勃的太空雄心,但却始终落后于竞争对手。

蓝色起源尚未宣布新谢泼德号飞船的座位价格,但其已经收到了许多订单。然而,亚轨道太空旅游业务只是蓝色起源正在追求的众多项目之一,该公司正致力于实现贝索斯的长期愿景,即未来让数百万人在太空生活和工作。

纽约时报:重燃火箭公司太空雄心

贝索斯刚刚完成的这次飞行虽然没有进入轨道,但对其在20多年前创办的蓝色起源公司来说是个重要里程碑,这是该公司首次将人送上太空。贝索斯本人参加首飞,反映了他对这一努力的热情,或许也表明了他想让蓝色起源拥有专注力和创造性的创业精神,正是这种精神让亚马逊成为地球上最强大的经济力量之一。

但短暂的太空之旅也凸显出该公司计划进展缓慢的问题,贝索斯距离在新兴的太空经济分得一杯羹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更不用说实现其“让数百万人在太空生活和工作”的愿景。短期内,蓝色起源的直接竞争对手是太空旅游公司维珍银河,该公司上周将其创始人布兰森送入太空边缘,击败了贝索斯。

与马斯克旗下SpaceX相比,蓝色起源的成就也显得相形见绌。SpaceX已经是太空行业的庞然大物,它定期将NASA宇航员和货物运送到国际空间站,已经在其星链项目中部署了1500多颗卫星,为世界各地提供互联网服务,且还在开发名为星际飞船的巨型火箭,用于执行火星和其他太空任务。

然而,蓝色起源的项目似乎不像SpaceX那样会颠覆太空产业。该公司的吉祥物是乌龟,就像寓言中的“乌龟和野兔”一样,或许只要不断努力,蓝色起源就能迎头赶上。即使蓝色起源还没有实现其远大愿景,更多的公司也意味着更多的竞争。但许多分析师表示:“尽管他们的进展缓慢,但也没有任何重大失败,表明他们处于危险之中。蓝色起源仍在寻找前进的方向。”

CNN:普通人短期内玩不起太空游

精彩弹幕,尽在客户端

亿万富翁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和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准备开始提供太空旅游服务,但或许只有其他亿万富翁(至少是百万富翁)才可能负担得起。在短期内,价格比较亲民的太空旅游不太可能出现。

许多太空行业专家认为,现在不可能给出面向大众太空旅游服务的准确目标日期,也需要等到几十年后。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很难一次让足够多的普通人进入太空以分摊成本,让太空旅游变得负担得起。太空咨询公司Astralytical的老板劳拉·福奇克(Laura Forczyk)说:“早期飞机搭载的人也很少。想象一下,如果飞机仍然只搭载几个人,票价会多高!”

7月11日,布兰森搭乘维珍银河飞船进行的试飞中,除了两名飞行员外,只有四名乘客。该公司已经售出了约600张未来航班的机票,每张售价最高可达25万美元。预计蓝色起源公司也将很快开始销售太空船票,价格可能与维珍银河类似。

美国银行航空航天分析师罗恩·爱泼斯坦(Ron Epstein)说:“如果你想把价格从25万美元降到数千美元,就像搭乘航空公司的航班一样,你必须把成本分摊到更多的人身上。但是,每次飞行中很难将更多人送入太空,这个行业需要大量燃料和资源才能将少量有效载荷送入太空。如今,这样的技术尚未出现。”

无论价格如何,太空旅游都需要大量的需求来填补这些座位。爱泼斯坦说:“要获得这样的客运量,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太空旅游成为交通网络的一部分。你想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兜风上吗?不,多数人都希望能在一两个小时内从纽约到达东京。”

爱泼斯坦表示:“要让这么多人进入外太空,你必须达到的速度是由物理学决定的,这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我认为,大规模太空旅游可能会发生在我孩子的身上,但绝不会在五年内成为现实。”(小小)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