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信托规模化发展需多方努力 仍需进一步出台相关细则

2022-03-28 12:05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贝果财经 本报记者 樊红敏 北京报道

    有这样一个段子:有个金融小白请教各位大神,什么是服务信托? 几个海归金融答主一本正经地回应“没这东西”。

    这其实不是段子,这是2015年知乎平台上真实存在的一个问答案例。

    三年以后,2018年年末,中国信托业年会上,中国银保监会首次提出服务信托的概念。服务信托的产生既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是监管部门理清监管思路的需要,更是信托公司探索业务转型发展的需要。

    今年两会,诸多代表、委员的热议,更是让服务信托站在信托业转型的风口上。一个诞生不到五年的新生业务形式,如何一步步走到台前?其实,服务信托兴起有多种原因,比如金融回归服务的大环境、信托业转型的内因等等。一言以蔽之,服务信托是目前信托市场中最能体现信托本源价值的业务工具。

    那么,业内人士如何看待服务信托,又有哪些可资借鉴的经验?《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就此话题专访了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总经理胡荣炜。

    仍需进一步出台相关细则

    《中国经营报》:服务信托在当前时间节点成为与资产管理信托、公益/慈善信托并列的三大业务类型之一,业内呼声较高的业务转型方向,其深层次原因是什么?

    胡荣炜:一是外部环境转变带来的转型紧迫性。伴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结束,各类资管机构纳入同一赛道,资管产品之间替代性凸显,信托公司原有的牌照优势减弱、传统业务空间压缩。面对全新的市场竞争环境,信托机构遵循监管导向,以业务可持续发展为目标,努力挖掘深层次的能力禀赋与特色服务模式,着力优化业务结构。

    二是内在能力优势带来的业务可行性。相较于其他资管牌照,信托天然在账户管理、财产独立、风险隔离等方面具有独特的制度优势,服务信托模式能够将信托公司的差异化服务能力与资产流转、资金结算、账户管理等金融服务需求紧密结合起来,获取新的业务空间与规模、利润增长点,真正回归到信托服务的本源。

    《中国经营报》:事务管理、通道类业务与服务信托的区别表现在哪些方面? 尤其需要提到的是,标品信托以通道业务为主,但是受托型标品信托却又被视为服务信托?

    胡荣炜:事务管理类信托,根据《关于调整信托公司净资本计算标准有关事项的通知》指的是委托人或受益人自主决定信托设立、信托财产运用对象、信托财产管理运用处分方式等事宜,或者自行负责前期尽职调查及存续期信托财产管理,受托人仅负责账户管理、清算分配及提供或出具必要文件以配合委托人管理信托财产等事务,不承担积极主动管理职责的信托业务。目前在业务功能分类上事务管理类信托与融资类信托及投资类信托并列。而通道类业务是一种俗称,并没有明确的定义。

    服务信托业务,根据《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的定义,是指信托公司运用其在账户管理、财产独立、风险隔离等方面的制度优势和服务能力,为委托人提供除资产管理服务以外的资产流转,资金结算,财产监督、保障、传承、分配等受托服务的信托业务。上述定义,使服务信托明显区别于事务管理类信托和“通道类业务”,但目前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未正式出台,对服务信托未有明确的监管定义,且业务在中信登登记时也未要求对服务信托业务作为一种业务类型进行明确标识区分,因此如何更好地开展服务信托业务还需要以后续出台的相关细则作为依据。

    深入了解社会需求是大力发展的前提

    《中国经营报》:厦门国际信托在服务信托方面有何探索和实践?

    胡荣炜:为积极响应国家乡村振兴重大战略,在福建省政府、福建省国资委和厦门银保监局的大力支持和控股股东金圆集团的指导下,福建省第一只乡村振兴基金——“福建省乡村兴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乡村振兴基金”)于2021年12月设立。乡村振兴基金由省国资公司和金圆集团担任双GP管理人,厦门国际信托担任有限合伙人及投资顾问,首期认缴出资为15亿元,后续规模上不封顶。

    乡村振兴基金通过运用综合金融服务工具、开放平台整合产业资源、对接国企/产业/金融资本、定向降低小微和绿色企业融资成本及慈善信托等各种方式,投向于福建省内符合“乡村振兴”主旨的各类型项目,助力福建省落实国家乡村振兴战略,最终实现全省山海间共同富裕。

    此外,为切实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支持工业企业技术升级,2020年11月,厦门国际信托在厦门市工信局、财政局与厦门银保监局的指导下,和控股股东金圆集团的大力支持下,成立了全国首单企业技术改造基金服务信托(以下简称“技改基金信托”)。服务信托以“财政政策+金融工具”为“两翼”,发挥信托制度优势,帮助财政资金撬动金融杠杆,将过去工业企业技术改造项目完成后给予事后财政补贴改为对企业拟定投资备案的技改项目提供财政贴息的低息贷款或股权投资支持;并通过对合作银行机构进行招投标,使财政资金以20倍的杠杆撬动社会资金,有效降低财政贴息成本,企业的融资成本也得以降低至2%,有力引导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向具有产业升级能力的重点工业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精准投放,从而顺利实现金融助力实体经济、中小微企业发展。

    截至2022年2月,技改基金信托累计支持企业融资金额29.90亿元,预计撬动技术升级改造总投资100亿元,为企业节省利息3.96亿元,有效降低了企业的资金成本,为厦门市工业技术发展提质增效。

    目前,“厦门市企业技术改造基金服务信托”已更名为“厦门市企业技术创新基金服务信托”,信托规模也从原来的30亿元扩大到100亿元。

    《中国经营报》:业内有分析认为,服务信托费率水平低,前期投入大,只有批量化发展才具备商业价值。未来厦门国际信托发展服务信托方面有哪些规划?

    胡荣炜:信托公司深化服务信托模式,应建立在深入了解社会需求基础上,能够找准业务切入点与应用空间,并在复杂的业务场景中统筹协调相关方,真正解决经济各领域的难点、痛点。

    现阶段,厦门国际信托对于服务信托的前期投入主要集中在人员与团队建设,以及公司绩效考核中对于服务信托项目给予一定倾斜。对于关键服务场景,公司打造业务专班机制,更好地发挥出跨部门、跨板块的协同作用。此外,伴随金融科技的运用,通过科技赋能服务信托是大势所趋,作为一家中小型信托公司,公司将通过与系统服务供应商、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打通核心业务系统与场景应用,以场景服务为载体,以链接生态、整合能力为手段,在智能技术的支撑下,对内构建服务信托协同机制,对外构建服务场景生态圈,构建线上化、开放式的服务体系。

    《中国经营报》:目前市场上不同类别服务信托的费率区间情况是怎样的? 除资产证券化、家族信托这些初具规模的业务之外,服务信托距离规模化发展还有多远?

    胡荣炜:与传统投融资信托业务相比,目前服务信托中除了资产证券化、家族信托等相对培育成熟的业态,信托报酬率通常较低。

    目前,社会公众对信托的普遍性认识仍然较为有限,对服务信托工具的了解不足,对于信托往往与高净值客户、高端理财以及平台及地产等传统业态联系起来。服务信托作为监管大力倡导的转型方向,其应用领域不断拓展,能够集中体现信托公司专业管理能力、资源整合能力,也是信托公司打造品牌形象、普及信托文化的重要方向。

    为了更好地推进服务信托发展,需要监管、机构、媒体共同努力,加大对信托基础功能的宣传,推广普及优秀的服务信托模式案例走向大众。随着全社会对信托认识的不断深化,以及信托财产登记、税收优惠等基础性配套政策的逐步完善,相信服务信托将迎来一个更好的发展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