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货黄金重回1800美元/盎司 2022年金价上行空间或有限

2021-12-24 10:49 来源:财联社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美国12月22日公布的经济数据整体超预期,第三季度GDP按年率计算增长2.3%,高于预期2.1%;12月份消费者信心指数回升至115.8,高于预期110.5。数据公布后,美股三大股指延续回升态势,美元指数震荡走弱,现货黄金时隔一个月后重回1800美元/盎司。

整体来看,在今年上半年,现货黄金由年内最低点1676.50美元/盎司逐步回升至高点1909.60美元/盎司,但在6月大幅跳水,自此开启下半年的震荡行情。鉴于金价的持续波动走势,年内多家银行对贵金属业务采取收紧措施,且已有银行“先行先试”,通过设立独立化、市场化的贵金属业务部门来夯实业务基础,旨在更好地抵御价格波动风险。

展望明年,业内人士预计,虽然全球疫情与通胀走势的不确定性仍在一定程度上支撑金价,但在美联储加息提前的背景下,美国实际利率的抬升对于金价仍会产生制约作用。

金价震荡多行收紧贵金属业务

12月中旬美联储议息会议落地,Taper官宣提速,点阵图加息次数愈发明朗,现货黄金开启低位震荡,一度回落至1753.77美元/盎司。本周开盘延续上周五跌势,但于昨日企稳回升至1800大关。与此同时,美元指数也于近期进入盘整格局,但在本周三美国相关经济数据公布后,美元指数进一步走弱,日内跌幅达0.37%,与金价“跷跷板”效应显现。

“目前美元指数与黄金价格的波动均属于短期小幅震荡。美元指数昨日震荡下行主要与对新型变种病毒的乐观预期和欧洲央行官员的偏鹰言论有关。”东北证券研究所总经理助理沈新凤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具体来看,美国疾控中心官员对疫情缓解表现出信心,同时美国于周三紧急批准辉瑞口服新冠药,对疫情走势的乐观预判提振了市场风险情绪并打压美元的避险需求。此外,欧洲央行也于昨日表示,明年或将逐步减少资产购买,并提出可以在资产购买结束前加息,这与欧洲央行近段时间以来的鸽派立场不太符合,因此再次冲击美元指数。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认为,近段时间金价小幅反弹,主要是市场避险风险有所减弱,美元指数回落推动,具体体现在近期美股走强,市场恐慌指数有所回落,预示着短期市场的避险情绪明显舒缓。

今年以来,伴随着国际金价持续震荡,作为我国贵金属理财市场的主力军,大部分国有行及股份行先后宣布调整甚至关停贵金属业务,公告普遍表示,贵金属市场价格持续波动,代理贵金属业务交易风险持续保持较高水平,因此为进一步保护广大投资者权益、确保投资者资金安全,对相关贵金属业务作出调整措施。

在规范贵金属业务的同时,也有银行从母行理财部门剥离此类业务,单独设立贵金属业务部门。今年8月,银保监会批准建设银行筹建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部,作为分行级专营机构,业务范围包括代理及自营贵金属业务、贵金属及大宗商品衍生品业务。该业务部今年9月发布的校招公告显示,拟招聘岗位包括从事贵金属及大宗商品业务的市场营销、研究发展、交易、内控合规、综合管理等。

某银行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此前贵金属业务规模较大的银行未来有可能效仿建行开设类似的独立业务部,并从营销、交易、研究等方面进一步完善此类业务机制,相比之下,此前业务体量较小的银行出于防范风险的考量,可能选择暂时关停。

美联储加息提前明年金价仍存下行压力

展望2022年,在海外高通胀走势未明朗、美联储预期加息提前、新冠疫情不确定性仍存等多因素交织下,作为重要的避险资产,金价能否走出震荡行情受到市场关注。

周茂华认为,从趋势来看,全球防疫与经济复苏前景仍存在不确定性,负实际利率对黄金仍有一定支持,但美联储政策正常化方向基本确定,全球利率中枢逐步抬升,黄金持有成本将逐步削弱其吸引力。因此,短期来看,金价走势缺乏方向,预计维持窄幅区间波动格局。

“全球视角下,通胀将成为很长一段时间的主线,在明年一季度结束以前,高通胀数据被摆在政策制定者桌前仍是大概率事件,这将对黄金形成利好。”交银理财《2022年度大类资产配置展望报告》指出,但黄金的潜在不利因素也较多,首先在于全球流动性的退潮将影响黄金价格,且在美联储加息周期下,美元或将走强,一定程度上也将利空黄金。

从疫情形势来看,上述交银理财报告显示,新冠口服药的推出和疫苗供给量的上升将推动风险偏好上升。因此综合来看,交银理财认为,随着时间推移,多重不利因素可能呈现加强态势,预计黄金或将受到拖累走向下跌。

“明年美元指数或将维持一定时间的坚挺,大概率前高后低。叠加美国实际利率上升,预计明年金价存在下行压力。”沈新凤表示,从历史加息周期来看,美元指数会随着加息预期不断增强,加息开始之前美元指数通常处于相对高位。预计明年美国至少将加息两次,首次加息大约在年中左右。因此从美元汇率的角度来看,黄金无法得到较强的支撑。

在沈新凤看来,更主要的因素在于明年美国实际利率将抬升,对金价走势施加压力。一方面随着明年美国加息临近,名义利率中枢将继续上行;另一方面随着明年供给的逐步修复,商品高通胀问题或将缓降,通胀预期也会较2021年下降。总体上,实际利率并不会向今年这样保持相当低的水平,从而压制金价。

植信投资研究院则认为,美国股市和房地产在持续量化宽松中积累的资产泡沫可能随着美联储加息而面临破裂威胁。因此面对这一威胁,投资者可通过配置黄金等避险资产进行平衡。